四海艺文

 找回密码
 欢迎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134|回复: 0

《中国当代禅思诗歌发生的文化阐释》 / 张翠

[复制链接]

36

主题

445

帖子

1157

积分

秀才

Rank: 2

积分
1157
发表于 2020-2-11 23:42: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当代禅思诗歌发生的文化阐释》

                               张翠

       摘 要:中国新诗自发轫起便饱受西方各种诗歌美学思想、诗歌思潮、诗歌创作技巧的洗礼,中诗西化严重削弱了中国古典主义诗歌审美传统的历史地位。时至当下,诗坛喧嚣浮躁的镜像反射了诗歌美学走向非理性的狂欢化时代,传统诗意岌岌可危。对中国当代禅思诗歌审美上主动回归本土之解读,对当下艰难的诗、禅圆融态势之探析,更兼以对当代禅思诗歌发生的功用之阐释,不仅有助于匡扶当代诗歌趋于理性风向,亦有助于禅宗美学思想的当代传承与流变。

       关键词:当代诗歌;禅思诗歌;文化阐释

       佛教自东汉末年由印度传人中国,作为佛教分支之一的、经由六祖慧能创立的禅宗一派产生于唐代,其澄澈透明、任运随缘、明心见性、当下悟人、心神造境的美学特征不仅促发了有唐一代的诗人、诗僧创作禅诗的高潮,对后世禅诗生产的经久不衰之势头亦有深远影响。禅宗美学与诗歌的整合、圆融而产生的禅诗是中国古典诗歌大观园中的一朵瑰丽奇葩,是中国古典诗歌实现多样化发展的一大创见。 元代诗人元好问的“诗为禅客添花锦,禅是诗家切玉刀”的诗句无疑是对诗、禅关系的最好 概括。中国式禅诗美学底蕴对日本俳句名家松尾芭蕉的俳句创作以及美国“垮掉的一代”的代表诗人之一施奈德的禅诗写作(主要受寒山诗影响)都产生过重要影响,可见文化跨境传 播的意义不可小觑。由此,中国禅诗的美学意境在世界诗坛的地位可见一斑。

       关于禅宗美学与中国新诗的缔合,目前学界有“现代禅诗”的提法,此提法具有笼统性、总括性、模糊性。“现代”是笼统的时间界定,虽无明文规定,但学界默认的是白“五四”运动至今。本文所论述的“当代禅思诗歌”之“当代”选用的是现当代文学史划分 上的“当代”,其内含于现代禅诗之“现代”; “禅诗”是笼统的诗歌审美倾向界定,“现代禅诗”即概指具有禅悦意味的中国新诗,以台湾和大陆诗人为主要创作群体,其中“台风” (台湾现代禅诗风气)强劲于“陆风”(大陆现代禅诗风气)。

    中国新诗发展史证明,自由体新诗在中国生根、发芽,禅宗美学所标举的禅悟、禅思、禅意、禅味却与诗歌越发疏远,禅诗一脉在中 国新诗家族中命相微弱。本文将通过回归本土的美学诉求,艰难的诗、禅圆融态势以及功能作用等三方面来对当代禅思诗歌的发生进行文化阐释,诗歌为心性根本,禅思为外在依托, 回顾、反思、展望为探索脉络,以求得出中国 当代禅思诗歌的审美价值所在。

        一、理性反观:回归本土的美学诉求

       中国新诗白发轫起便饱受西方现代主义、 超现实主义、魔幻主义、象征派、意象派、后现代主义等流派所标榜的诗歌美学思想、诗歌思潮、诗歌技巧的洗礼。中国新诗近百年的历史在很多时候是迷失自我本性、丧失民族话语、缺失古典审美的历史,诗人写诗多援引西 诗创作手法,评论家作论亦多寻章摘句拾西人之牙慧,如此一来,中国新诗行进路上越发 “反认他乡是故乡”,弃置中国古典诗歌美学传统于不顾。不可否认,全球化语境下西方舶来 的诗歌文化潮流刷新了中国新诗的抒写思想,拓宽了中国新诗的创作路径,深化了中国新诗的语言范式,为中国诗歌传统注入了新鲜血液,更为中国诗歌与世界诗歌接轨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是,全盘西化是对民族传统诗歌美学思想的自我否定,有“崇洋媚外”之嫌疑;闭门造车又是对民族诗歌审美传统的迂腐白恋,有出门而“不合辙”的隐患。有鉴于此,诗歌在当下迫切需要回视传统、观照传统,而重新发掘禅宗的审美境界,在一定程度 讲尤其有利于还中国诗歌以本土身份。

      (一)探视性的诗思内转祈盼

       评论家沈奇说过:“‘现代禅诗’一路, 我主要看重其易于接通汉语传统和古典诗质的 脉息,以此或可消解西方意识形态、语言形式 和表现策略对现代汉诗的过度‘殖民’,以求将现代意识与现代审美情趣有机地予以本土内化。”〔1〕摆脱“洋相”、回归“土相”可视为 中国当代禅思诗歌力求诗性内转的契机。所谓 “洋相”,大抵包括现代主义的意象派、象征派、超现实主义派,以及后现代主义所表现出的不确定性、消费性、娱乐性、碎片化、去中心化、戏仿、反讽、无深度、挑战权威等文化症状。朦胧诗派创作理路多继承现代主义诗歌美学风格,诗中象征主义、意象手法流转反复,白朦胧诗后期向第三代诗歌过渡,中国当代诗坛进入朦胧诗后先锋诗歌时代(罗振亚语)。后现代主义标榜的反诗、反美学、背离 传统诗意的倾向纵横中国诗界,一时问流派纷呈,各占山头,各扛大旗,如神性写作、莽汉主义、他们诗群、非非诗群、知识分子写作、 民问写作、第三条道路写作、女性主义写作、 下半身写作、中问代写作等等。尤其是20世纪90年代初期,以欧阳江河、西川、翟永明、 王家新、臧棣、西渡、桑克等为代表的“知识分子写作”群体的诗作、诗评尤其崇尚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的诗学范式,根本原因是他们有扎实的西学知识背景。而进入网络时代的网络诗写是严格意义上的狂欢化诗学,更是青年亚文化的直接体现,传统诗歌审美在形式的戏谑、语言的疯癫、诗意的解构等因素的分割下变得面目全非。

      探视性的诗思内转即转向古典,转向内心,转向虚静、恬淡、妙悟的诗路,20世纪 80年代中国后期引白于台湾的新古典主义、 现代禅诗及时为虚热的大陆诗歌场送来一阵清风。台湾如洛夫的《背向大海》,余光中的 《山雨》,席慕容的《一棵开花的树》,郑愁予的《谈禅与微雨》;大陆如新故杭州诗人梁健 的《十牛图偈》,舒婷晚近的《禅宗修习地》、 《滴水观音》,王家新的《雪意》等等,不一而足,他们的回归性举措对反拨当下骚乱的诗歌景象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二)精神上的归家情结

     “禅是一种人生哲学,一种心灵的存在方式,当人们在仕途上受到挫折后,或是精神 上、心灵上饱经忧患之后,往往会顿悟禅机。 ‘人生如梦’的观念便会变成‘亲在’的体验。”〔2〕文人精神上的归家情结在陶渊明的诗歌中早有体现,《归去来兮辞》、《归园田 居》便是最好的例证。至唐代王维、储光羲、 孟浩然、常建等人的借山水田园示隐逸志趣的 诗歌更是将文人士大夫精神上的归家情结阐释 得淋漓尽致。社会转型期,当代人的生存困惑、生存焦虑、精神失依等现状促使他们转向内心、回归古典,禅悟的关键在于抛除大千世界的纷扰,重视内心白省,是去来任运、自在无拘束的日用境,即所谓平常心是道,更是寻求“本来面目”的不二法门。禅不仅是宗教, 亦是中国古典诗歌美学指标,也是人追求内心平静淡泊以看破“大悲大喜”,从而直达心理 病灶的一副熨帖,所以葛兆光先生曾如此论述禅的作用:“开拓了一个空旷虚无、无边无涯 的宇宙,又把这个宇宙缩小到人的内心之中,一切都变成人心的幻觉和外化,于是,‘心’ 成了最神圣的权威。”〔3〕

       以梁健的《回家》为例:“即使通过水井坊/也不停下/即使断了条狗腿/也横着飞翔/听清风明月/想念瓦/一片幸福的光//我们生下来就是为了回家”。题目“回家”二字已暗合陶 渊明的人生理想,两个“即使……也……”的 排比句是诗人假设的难度,但诗人表露的是勇往直前的意志。(人)通过水井坊也不停下, 说明了生命意欲摆脱外在的诱惑与牵绊,杂念 俱除;而(狗)断了条狗腿也横着飞翔,则说明了生命的执着。“清风明月”是禅宗参禅悟 道信手拈来的意象,表征真如的禅悟境界,也是启人心智的方便之门。“瓦”在此处可理解 为诗人想要到达的“家”的代名词,“一片幸福的时光”是诗人内心的憧憬与向往,大有陶渊明“乃瞻衡宇,载欣载奔”的意味。第二段只有一句“我们生下来就是为了回家”,直接点破禅机,做到了顿悟成佛、直指本心。

      当代禅思诗歌所展现的精神上的归家情结是当代人反观内心、以求静虑的抽象表现,诚如王家新《雪意》一诗最后一段所说的那样: “是谁从雪地上嚓嚓走过?/遂惊醒/灵魂又返 自身”,向禅的灵魂终归会避开喧嚣浮躁返回灵魂的原点,返回灵魂自身。

       二、道阻且长:艰难的诗、禅圆融态势

       20世纪初叶,中国新诗以新生儿的姿态取代古典格律诗,成为中国诗坛的新宠,诗风 “向西看”一时问成为诗坛主流,影响中国诗 歌一千多年的禅宗美学成为落价凤凰。著名诗歌评论家陈仲义在《打通“古典”与“现代” 的一个奇妙出入口:禅思诗学》一文中说过: “十分可惜的是,五四新诗运动在彻底破除旧诗词格律枷锁后,竞也把千百年来袅袅不息的 禅思香火给掐灭了,翻开新诗编年史,专司于 斯的诗人风毛麟角,1917年至1949年三十年 问,大概只能找出废名一人?而后才是人台的周梦蝶,……再后是部分的洛夫和孔孚……近年宗教之风席卷大陆,竞也出现少许年轻诗人 ‘以身试禅’,如杭州的梁建。……但从总体趋向看,现代禅思诗学明显露出断层与失衡。”〔4〕如果说在20世纪90年代以前禅宗美学精髓在 中国新诗体制中的缺失在大的成分上主要是受西方诗歌审美之维的影响,那么进入网络时代的中国诗歌则在更高层面上是受网络本身特性以及当下人类生存困惑的牵引。总之,禅思、 禅意在当代诗歌行进过程中日益式微。

      (一)遭遇语言的魔障

       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的中国诗歌大都可与先锋诗歌沾亲带故,最明显的就是语言上的放荡不羁,非诗化、去诗化的先锋特性在语言的张力上彰显得尤为突出。但是,“诗不靠诗 的结构而成为诗,诗靠诗的语言而成为诗,靠语言的肌理、味道所生发的诗意、诗趣而成为诗。”〔1〕古人作诗讲究炼字炼句,语言是诗 意传达的外在载体与直接依据,尽管六祖慧能 初建的禅宗标榜“不立文字”、“教外别传”、 “顿悟成佛”、“参话头”,但禅宗思想教义仅 靠口口相传必不能代代相传,另外,文人作禅 诗也激发了禅宗语言由俗向雅变迁的可能性。且看中国当代诗歌的语言演变,先是以周伦佑为代表的非非诗群标榜的“诗到语言为止”, 而后是垃圾诗派、口水诗派、低诗歌的相继崛 起,诗歌表现为或是流水账似的分行文字,或是俚俗字眼的嫁接拼凑,或是低级趣味的回环往复,“语言美”在当代诗歌场消失殆尽,甚至成为伊沙、沈浩波等急先锋诗人资以谈笑谩骂的边角料。我们不否认当下诗歌语言的俚俗化、口水化可能更符合当代人即时消费的审美观念,梨花体、羊羔体、咆哮体、淘宝体,体体不尽,新体层出,使人目不暇接、眼花 缭乱。

       在中国传统诗歌语境中,“诗意”的流淌 无论如何都离不开语言的承托,反应在当代诗 歌中同样如此,否则诗歌只是分行的文字,而不能成其为诗。如余光中的《山雨》中“一 声鸟/把四壁空山啭成一句偈”的诗句,一声鸟(鸣)可以有如此魔力,这是诗人想像力的散射,更是中国传统语言表现出的强大气场, 禅宗美学借诗人运转自如的语言驾驭能力,通感手法不着痕迹地穿插在文字里,灵性、空性、悟性的诗写形神兼具。再如李天靖的《亮得有点发白的光线》中的一节:“亮得发白的光线/适于驮载灵魂”。光线亮得有点发白,这是融诗人视觉与想象于一体的一个简单陈述, 而真正的所谓禅宗推崇的活句则在后面,前一句诗人已极尽想象之能事,陡然跌宕至“适于驮载灵魂”,诗歌的主题立刻上升到灵魂顿悟 开化的境界,从而变得无比轻盈、轻松。当代禅思诗歌在语言方面的精活出彩,对当下诗歌混乱的语言体制无疑有着肃清、净化的作用。

       (二)抗衡消费文化的戏遣

       经济飞速发展与科技日新月异是当代人生活的社会文化大背景,这面立体多维的文化大屏幕上演的是消费文化的热剧。消费文化大潮的席卷致使文化分野为雅与俗的对峙,双方各 执一词、各领风骚,上演“闹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热闹场面,每个社会个体都有机会做其中的演员。关于雅与俗的问题,审美文化研究专家肖鹰有如此界定:“所谓雅俗之争, 很大程度上就是坚持或反对文化的内在价值和 超越意义的争论。无疑,流行文化是否定文化 的内在价值和超越意义的。这反映到流行文化的产品形式中,则是流行文化产品中普遍存在的机械复制、拼贴、重复等现象,以及这些现 象形成的对文化差异的消解。”(文化同质化)〔5〕流行文化的致命伤是高且快的折旧率。从当代意义上讲,流行文化大致可以理 解为消费文化。消费文化奉行的是一种世俗性的精神原则,即背“雅”还“俗”的精神取 向,具体表现为个体追求感官享受、及时行乐、娱乐至死、低级趣味等。如沈浩波、尹丽川等70后诗人倡导的下半身写作,徐乡愁领航的垃圾诗派写作,诗歌现场呈现群魔乱舞的 混乱状,大有“俗不惊人死不休”之意。当代诗坛,俗文化以强大的后备军团对抗雅文化,并取得压倒性的胜利,这个现状是文化全球化 语境下中国实现文化改革开放的阶段性胜利,但也是传统诗意文明、诗意文化走向失意乃至失忆的缺憾,拯救传统雅文化在当代显得尤为迫切。

        禅宗推崇出世的生存态度,讲拈花微笑、 实相无相、色空不二、色中悟空,在大千之外 寻求心灵的皈依。一如昌耀在其散文诗《灵语》中的表白:“我说:我曾被派往雪域一座 原始云杉林采伐木材。再不会有那样的古森林 了。我真想回到那样的世界,躺在厚厚的苔藓 吐纳林中清气,一点噪音不闻。”“禅”是梵文“禅那”的音译,意译为“静虑”、“思修维”、“弃恶”等,原指静坐默念,心注一境。 诗人内心渴望的古森林即是其心灵的皈依, “佛是白性作,莫向身外求”,身处浮华现世, 却一味参禅寻禅,明心见性的心性关怀体现了 诗人独特的创作风格与清洁的人格精神。雅文化和俗文化之问未必是水火不容的,我们需要俗意的消遣,更需要雅兴的陶冶,摒除妄念, 静悟无心,则处处皆禅。

       三、智性展望:当代禅诗发生的功用

       尽管禅悦诗在当代诗坛已经趋于边缘,并成为小众的审美爱好,但当代禅思诗歌毕竟是 现实存在的,其美学价值不容忽视。如四川大型民刊《独立》18期推出“21世纪中国先锋 诗歌十大流派”专辑,“现代禅诗流派”被列 为此十大流派之一;又如戮力于禅思诗歌创作 与研究的诗人兼评论家南北(本名王新曼)创 办了现代禅诗研究会,开通了现代禅诗探索论坛,以“我们所有的努力,只是想让诗歌中的 一部分,成为流经这个浮躁世界的一泓青溪 ……”为活动宗旨,吸引了张黎、碧青、何兮、苦李子、冰河人梦、樵野等一批小有成就的网络诗人,该群体成员的禅诗作品散见于各类刊物,并白发编办内部交流刊物《现代禅诗 探索》。禅宗美学是中国诗歌生生不息的养料,无论诗歌发展到何种形式与体制,即便在当下 喧哗浮躁的诗歌语境中,禅思诗歌依旧不会陨灭。正像沈奇所说的:“由此我想,在世纪末之各路诗歌走向中,有两脉诗风,或将成为新 世纪诗运的主要流向:一是口语化风格的;一是现代禅诗。”〔1〕

       (一)促进诗歌发展多元化

       禅宗美学是中国古典审美文化的重要经脉,其内涵博大精深,将之运用到当代诗歌中也不会显出不合时宜,相反,古代禅诗与当代禅思诗歌有着对话与潜对话的无限可能,而桥梁就是禅。“佛家的修持,主要是禅定,后来南禅宗改为参禅,目的就是思想真能够得到改造。能得不能得,关键在于能不能以新境代旧境。”〔6〕张中行先生一剑封喉地给我们提出了问题的症结,这就要求我们以发展、变动、 创新的视角看禅、参禅、悟禅,只有这样,当代禅思诗歌才能将禅之思与诗之形巧妙对接。

     “全球化”是当下诗歌文化生存的大语境, 中华民族自古就是诗的民族,全球化语境下, 中国诗歌想要实现大发展、大繁荣则务必要融人全球性的审美话语中去。朱光潜先生说得好:“艺术和欣赏艺术的趣味都必须有创造性, 都必须时时刻刻地开发新境界,如果让你的趣 味囿在一个狭小圈套里,它无机会可创造开发,自然会僵死,会腐化。”〔7〕当代诗歌发展趋于多元化的大趋势强化了禅思诗歌的发生,禅宗美学对欧美与日本的诗歌创作影响由来已久,此两点足以表明当代禅思诗歌在世界 汉语诗坛自立自强的无限可能。当代禅思诗歌是具有中国古典特色的诗歌,是中华民族的本土产物,是中国近百年新诗发展历程中为数不多的禅思诗人们坚持努力的结果,虽在当代诗 坛不足以独执牛耳,但其美学意义与美学价值不言而喻。舒婷、王小妮等诗人晚近诗作禅意外露是当代禅诗即将走向多元化发展态势的积极信号。总之,中国当代禅诗应在稳中求进的基础上趋向多元化,实现古典禅意的现代重构,恢复中国诗歌真正的、独到的美学精神,前景值得期待。

       (二)打通古今的诗学理想

      “从世俗生活中体会宗教情感,从审美过程中获得神学启悟,这就是中国禅宗的特色, 它从一开始就染上神秘的诗意色彩,一开始就和诗学结下不解之缘。”〔8〕诗、禅互证是中国白唐朝起历代诗人、诗僧作诗所偏好的路数,中国古典诗歌发展到“五四”时期,新诗体当仁不让地取而代之,这一巨变是中国诗学走向深化、多元发展的推动力。白早起的集体 “洋化”发展至当下,浮躁喧哗的当代诗歌反语言、反诗美、反诗意的狂欢化行为让人很是 担忧中国诗学的走向,激进式的奔跑步伐是时 候该慢下来做一次内省式的思考了。趋新追异、博采旁通固然是实现文化诗学创新的有效手段,但偏离传统则无异于无本之木、无源之 水,因此新观念与旧精神之问急需建立一个平衡点。禅宗美学是诗歌创作之“至法”,我们讲打通古今的诗学理想,从狭义角度来说就是 主张在坚持诗歌主体地位的基础上博纳禅宗虚 静、空灵、妙悟的审美特色,实现历史跨越,让禅的智慧发出现代光芒,让当代诗歌浸染禅学之美,并最终实现当代禅思诗歌的美学 价值。

     “作诗浑似学参禅”,禅宗美学、禅韵、诗情向来是一而三、三而一的,当代人作禅诗第一要求是理性与悟性并重,能达到此两种境界,则当代禅思诗歌大盛之期就指日可待了, 离打通古今的诗学理想也又近了一步。台湾的洛夫、余光中、郑愁予、周梦蝶、孔孚、席慕 容,以及大陆的昌耀、舒婷、梁健、王小妮、 王家新、车前子、大仙等诸多诗人都为当代禅 思诗歌的发展繁荣作出了巨大贡献。禅是智慧 的象征,沈奇认为“实则小禅在山林,大禅在红尘,越是红尘万丈、时世纷纭,越是‘禅机’四伏。而禅无功利,只在白明明人,其不无宗教意味的蕴藉与托付,或许将为未来时代之信仰无着的新人类和孤寂怀旧的老人们所亲近。是以认定,‘现代禅诗’之由式微而转倡行,恐只是迟早的事。”〔1〕禅思诗歌在当代由式微而转倡行,那么打通古今的诗学理想在当代也就基本实现了。

  参考文献:

〔1〕沈奇,沈奇诗学论集:卷一〔M〕.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
〔2〕张晶.禅与唐宋诗学〔M〕.北京: 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
〔3〕葛兆光.禅宗与中国文化〔M〕.上 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
〔4〕陈仲义.打通“古典”与“现代” 的一个奇妙出入口:禅思诗学『J〕.文艺理 论研究。1996。(2).
〔5〕肖鹰.美学与流行文化〔A〕.张晶 主编.论审美文化『c〕.北京:北京广播学 院出版社.2003.
〔6〕张中行.张中行文集:卷三〔M〕.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5.
〔7〕朱光潜.谈读诗与趣味的培养〔A〕. 朱光潜全集:卷三『c〕.合肥:安徽教育出 版社.1987.
〔8〕周裕锴.中国禅宗与诗歌〔M〕.上 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92.

第二十九卷第七期 2014年7月 楚雄师范学院学报

来源:
https://www.doc88.com/p-5109503119398.html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欢迎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四海艺文 ( 粤ICP备19029400号 ) 湘公网安备 43122302000013号  

GMT+8, 2020-2-25 16:44 , Processed in 0.095168 second(s), 29 queries .

©2007-2020 四海艺文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