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艺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189|回复: 0

[其它] 士英先生们说伪军

[复制链接]

421

主题

1864

帖子

6458

积分

版务管理

新韵诗词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6458
发表于 2018-6-9 12:05: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士英先生们说伪军
    .
我问士英先生道:“您老人家知道什么是伪军么?”
士英先生笑道:“我见过许多伪军,难道还不知道?”
我连忙道:“您老在哪里见过伪军,既然如此,那我们三溪肯定还有不少人见过他们,我怎么就没有听人说起过?”
士英先生道:“我在三溪、新化、新邵、桃花坪和邵阳都见过、其实见过伪军并非什么光彩事,再一点就是前些年搞阶级斗争,大家都怕惹事,肯定不会有人主动说出来。”
我一听,觉得他老人家确实讲得有理,便接着道:“我经常在电影里、书籍里和广大民众口里说过日伪军是很坏、很残忍,心里十分痛恨那些人,特别是伪军,他们是中国人,为什么跟着日本鬼子干坏事,心里经常在想这些东西,后来我又听老师说起过伪军,他们说中国的伪军都是大汉奸汪精卫的部队,在抗美援朝时李韩伪军是李承晚的军队。”
士英先生先生笑道:“你只答对了一部分,我问一下,伪军是怎么形成的么?”
我怔住了,只好老实答道:“伪军的形成我只是朦胧的知道一些,老师没有专门讲解过,我不知道要怎么表达才好。”
士英先生道:“伪军即不是伪造的军队,也不是伪装的军队,而是一支看不到前途、对前路充满着消极而转身投敌的军队,也是一支投机叛国的军队。这些军队投敌后,为了发展和抢夺资源、给养,仍然打着原来的旗号,这就是伪军,也是伪军的形成之道。”
我点头道:“我老人家说得很好,我知道了。”
士英先生笑道:“后面的你可能不一定知道,每一个伪军的形成都有一个发展阶段,这种发展阶段是带有一定必然性的,他们带有一定的投机性和侥幸性,认为敌人能够成功,自己的军队必定失败,便趁着乱世想大捞一把。用一句话形容就是‘不被大众所承认。’因而才得到如此称号。”
“就中国抗战时期来论,先后出现了满伪军和汪伪军两支汉奸伪军部队。自1931年‘九.一八’开始,日本人就开始扶植本地反动武装及在民间挑选大批思想不好的人员组成军队与中国军队对抗,国人就愤然骂这些反动武装为‘伪军’和‘炮灰兵’,他们与日本兵的性质一样,最善狐假虎威,在某些方面甚至更加反动。不过他们打的是伪满州国的旗号。那时候汪精卫还没有降日,他是1939年才开始投降日本,组建伪军部队的。因此满伪军与汪伪军有不同之处。不过汪伪军有一个很大的特点,他们不敢在正面战场上与国民党为敌,只有在事情紧急时,日寇才请一些伪军去前线协助参战。日寇的原因很简单:怕他们被蒋介石的部队策反而叛变,因此只留他们在后方维持治安,与敌后的八路军与新四军大打出手。伪军没有一个特定的称呼,一般来说,成则王侯败则寇,一个人既然失败了怎么骂他或笑话他们都可以,中国有一段很漫长的岁月,起事造反者也很多,但都以失败而告终,失败者带领的军队多以乱兵、叛军、贼兵,强盗兵和炮灰兵贬称,但现在专指侵略者与本国当权者互相勾结,组建军队残害自己的同胞、如伪满州兵汪精卫之流的反动武装就是例子。”
“不过国际上凡是受过侵略或战争的国家都有这种人,例如:日本侵略南洋时在越南、缅甸、印度、新加坡等国都组建过这种反动部队,这些人都是伪军,还有德国在侵略苏联时也组建过大批伪军,不过这些反动军人都敢在战场上直接与与苏联红军为敌。还有南朝鲜和北朝、南越和北越互相对骂对方的军队为伪军1945年初,日寇侵犯我们三溪时,有很多敌人都能讲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身材比较高大,待人十分凶残,对老百姓开口就骂,动手就打,但我们都能分辩出这些王八蛋是假日兵,是从东北跟进来的伪满州国军人和台湾叛军,他们的特征是身材比较高大,会讲流利的汉语或闽南语,并且还能讲一些半生不熟的日语。这些人一看就知道是伪军。只不过穿着日本人的军装而已。而日本鬼子大多身材比较矮小、脚短呈罗圈形,走八字路。他们的一个很大的特点:就是这些鬼子兵在进入民居时,从来不带枪进屋门,只将枪支靠在外面门口,还有他们进屋后喜欢故意将大小便拉在老百姓的米桶和水缸里面。而伪军们则没有这种坏习惯。他们打进三溪之初时,并没有残害老百姓,后来他们在离此不远的雪峰山遭遇到国民党军队的顽强阻击,其后续部队便对我们进行疯狂的报复,并在三溪实施过烧、杀、抢、奸等犯罪行为。我们一见日本鬼子来了,便赶紧往山上跑,等他们走远了才敢下山。后来每次见到人们快步飞跑,就必定会有人说其‘像走日本一样’。三溪民众深受其害,因此记住了日本鬼子和伪军们的鬼样子,他们与电影里面的形象都不怎么相同,这也是怪事一桩。
我听得入神,见老人家说到这里停住不讲了,便忽然想起一事,说道:“当年我在读小学时,有一个叫王渊学的中学教师,他在控诉日伪犯罪活动时,画过很多画,挂在绳子上,而绳子的两头就系在两棵漆树上,我经常去看,后来我爱画画可能就是受了这些画的影响。”
士英先生笑道:“王老师画的那些画我也看过,总共近三十幅,但并非出于其一人之手,显见还有其他老师参与绘制和书写说明,但他们都犯了一个共同的错误,并且非常明显,当时就有人说他们在造假。”
我大吃一惊:“老师怎么可能会犯什么明显的错误呢?我当时看得很仔细,而且不止看一回。”
士英先生道:“这个错误就是画日本鬼子的衣服颜色,日本兵穿的是金黄色衣服,这是我亲眼见过的事实,但他们将其画成了土黄色,与真实日本兵的金黄色着装的颜色明显不合。穿土黄色服装的是国民党军队与伪军队伍,不管老师们画的是什么风格,但颜色不能弄错,为此我想了很久,才弄清老师们错的原因,他们最多是五十年代初期人,而日本人在1945年就投降回到日本去了,因此他们并未见过日本兵,因此才产生笔误。”
我恍然大悟,连忙点头,接着道:“在电影里那些伪军比日寇还多,显见伪军远远多于日寇,那是怎么回事?”
士英先生笑道:“电影不一定是真的,它不能代表真实的历史,汪精卫伪军是穿国军服装,打的是青天白日旗号,看起来与国军一模一样。这种伪军称治安军。日本在中国最多只抽了三分之一去协助进攻国军。而戴盖子帽的是皇协军,虽然也叫伪军,但他们只是名义上的满、汪伪军,不由满州溥仪和南京汪精卫统管,是日本人以另外一种形式组建的中国反动部队,全部是流氓地痞和旧军阀组成,这种人和日军一样坏,敢和国民党军队正面交战。”
士英先生们笑道:“是啊,年轻人血气方刚,有这种气概是好事。其实大多数人都爱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我问过汪伪时期的汉奸和伪军,他们虽然有污点,但有些话还是有一定的道理,他们都说从心灵深处还是爱祖国和民族的,他们也希望自己的祖国能够早点强大起来,做汉奸只是被形势所逼迫,被家庭和钱财所逼迫,仅是一时所图,终有一天会回到祖国的身边来。因为一个人自生下来,就被烙上了一个永远也无法擦除的国家和民族印记。因此我在这里对你说,有些人不爱家庭、不爱人民,但他却深爱着自己的祖国。”
我接着道:“汉奸伪军毕竟出卖过祖国,这些污点恐怕不易洗清,也得不到人民的原谅,但愿他们都能使出全身力气,用实际行动来证明自己悔改就行了。”
士英先生笑道:“这些人是日寇侵华战争之余孽,中国前后有百多万汉奸和伪军,在战斗中死亡大约有三分之一,抗战胜利后,仍有上百万伪公职人员、伪警察、伪军未遭到法庭之判决和清算,有些被国民党政府所用,也有部分被共产党所用,解放后虽有部分人隐伏起来,但大部分流落于民间后回到家里,仍有乡人识破其曾有过卖国行径,对他们进行百般辱侮与打骂,他们除了认罪外,本来也没有希望大众能够原谅和理解他们,多是郁郁而终。其实他们不管如何表现,也得不到人家的宽恕,赎罪是没有用的。一个人只要走错了一步,就象征着走上了不归路。因此我们要以他们为戒,在关键时刻不能站错队,更不能走错路。”
这时,我忽然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您老人家说过‘成则王侯败者寇。’假如日本和汪伪政权打赢了这场战争,汪和手下的人会不会说国共是伪军呢?”
士英先生显然没有考虑到这方面来,他老人家低头想了一阵,笑道:“既然成王败寇,汪伪一旦成功自然会大骂国共军队为伪军,不过汪精卫在1944年冬因病死在日本,纵然他没有死,但还有很多人骂其军队是反动伪军部队,一些是国人,因为汪精卫是投靠日本人起家,不管他如何粉饰,总有许多知情者在背后骂他们。但另外有很多人敢于公然指责他们,你知道他们是哪些人么?”
我不由吃了一惊,一连说了几次,并将苏、美、英都弄了出来,叔祖父皆摇手否定,我急了,便央求老人家直说。
士英先生笑道:“这般人是远在中国东北方的满州人,满州国君溥仪本是君临天下的光绪皇帝,曾管过中国的千万里江山,对自己只管着山海关外的东三省肯定不满足,眼看着大好河山被汪精卫等一批奸人掌握,哪能心灰意冷,他眼红起来自然会对汪伪妒火中烧,除了大骂之外,还会发兵征讨,可能连日本人也压制不住。”
我侧头想了一会,感到叔祖父讲得十分有理,便大笑起来。
.
前人窗前说伪军,怒声穿透楚天云。
男儿乱世投敌去,何以报国立功勋。
.
伪军乱世弃宗亲,为虎作伥即天涯。
应为人民提快剑,斩尽豺狼保国家。
.
伪军并非好男儿,沙场白骨如山堆。
为人不做真君子,当心头上起春雷。

.
乐安昌宇
2018年6月2日星期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四海艺文 ( 湘ICP备14019307号-2 湘公网安备 43122302000013号  

GMT+8, 2018-10-16 05:42 , Processed in 0.300104 second(s), 38 queries .

©2007-2015 四海艺文

站点导航:四海.net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