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艺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180|回复: 0

[散文杂文] 2018年母亲节追思母亲

[复制链接]

4

主题

4

帖子

43

积分

书童

Rank: 1

积分
43
QQ
发表于 2018-5-12 13:5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明天是2018 年母亲节,晚饭时照列倒了一小杯酒放到母亲的遗像前,这遗像是母亲去世时翻拍的,不管岁月的流逝、家庭的变迁,这么多年一直陪伴着我,默默地见证我酸甜苦辣、悲欢离合。喝光自己杯中酒后将敬妈妈的那杯酒一口喝了。坐在电脑前心还是久久不能平静,键盘随思念游走,我知道对母亲的追忆时心会很痛,但还是要记下我对母亲的怀念......
       母亲离开我们已经24个年头,她和大多中国母亲一样普通,以至于不会引起别人多看一眼,可她在我心中的形象无人能比,她是一位坚强、勤劳、善良、有教养、伟大的母亲, 我一生中所有能说得出的优点都归功于我从她言传身教中得到。
       听家里老辈人讲母亲于1916年阴历十一月二十出生在辽阳市灯塔区安三家子的村庄,我没看过年轻时母亲的照片,但一直保留她一件丝绸旗袍,那时她穿旗袍出行一定非常漂亮,姥爷家境很好也很开明让母亲读了几年的私塾,那年代农村女子识字是不多的,使后来我们与母亲通信时让很多人羡慕。母亲20岁时和父亲在“沈阳大东管城街曾家园子胡同8号”土坯房结婚的(1975年我还最后一次看了土坯房),她比父亲大三岁,老话讲女大三抱金砖,父亲在以后的生活里也真的认证了这句话。 母亲一生养育了三个孩子,有一姐姐5岁因病去世,这也成了母亲一生的痛,她从不提起,以致我们没有多少印象,姐姐的留影是我在母亲去世多年后整理相框时才看到的,被压在全家福照片的后面。
      父母亲在一起生活了38年,有很多年是在生死离别中度过的,父亲小学四年就辍学到铁工厂做工,28岁时(1947年)当了国民党兵(说不清是否被抓的,就此事文革中吃了不少的苦),转年1948年10月辽沈战役突围时在大虎山被俘,转身加入解放军的四野44军393团1营2连部队,随军从东北一路参战打到最南端海南岛,迎来全中国解放,那时1949年底解放军攻打一江三岛解放海南时,家里很久收不到父亲的家信,只听前线下来的人传说,东北的旱鸭子摇着木船与国民党的军舰战斗,军舰冲撞掀起的浪就把小船掀翻,成船的战士葬身大海,这段时间母亲牵挂的心备受煎熬,当时家里的人都失去希望,只有母亲坚强的为爱执着守候,今天我们无法描述当时母亲韧忍和收到报平安家书的心情。朝鲜战争爆发后,父亲跨江参加抗美援朝作战,直到抗美援朝战争结束父亲才得以回家团聚。整整八年残酷的征战生涯,还能完整的回家,真的感谢苍天对父亲的眷顾、还有母亲的祈祷。
      父亲不在的日子, 母亲为了拉扯哥哥和姐姐生活,就去张作霖建的当时是国民党接管的“九零”兵工厂上班,工号:51094,这工作母亲是顶替介绍人的身份去的,介绍人是姨表亲的姐姐,名字叫王淑珍,而母亲的原名叫王淑坤,从那以后二人同用王淑珍的名字叫了近50年,直到母亲入土为安刻碑文时才改回原名:王淑坤。在母亲的操劳和姥爷家接济下,不但维持了家中生活而且还送哥哥上学读书,哥哥也很争气学习一直很好。母亲还将精打细算节省下的钱折算为粮食,存放在姥爷家的账上以备急需,没想到的是解放后土改时都分给村民了,姥爷由于平时善良又对村民不错,没有挨斗、挨打,但家产都没了,包括母亲那一点点积蓄。
       这样的生活在解放后的1951年被打破了,朝鲜战事紧张,工厂将迁往黑龙江的哈尔滨和齐齐哈尔由苏联援建的新厂去,不去是不行的(当时父亲赴朝参战渺无声息),居住证会被注销,也就意味着变为黑户随时有被抓走的可能。当时哥哥已经考取了沈阳最好的初中,沈阳一中,没办法办理了转学。临离开沈阳前的1951年7月28日,母亲和哥哥照了合影留念,照片的后面母亲写道: “(父亲的名)您别忘了  久别纪念  永远存在吧” 。并在深秋领着哥哥怀揣全部家当既10块大洋,乘火车(闷罐车)来到齐齐哈尔,母亲后来告诉我说:“如果生活不下去,就用这10块银元逃回沈阳”。我无法想象出母亲当时的心情,但能看出那时她是多么的无奈。母亲去世后我和哥哥各留五块珍藏,我时常会拿出来抚摸,还能感受到母亲的体温。
      

1954.6.6这是父亲抗美援朝归国后来碾探家,1955.1复员来碾子山与家人团聚

1954.6.6这是父亲抗美援朝归国后来碾探家,1955.1复员来碾子山与家人团聚

      父亲在朝鲜战争结束后的1955年1月转业,来齐齐哈尔与母亲团聚,我于1956年10月出生,那时母亲已经40岁了。父亲是1974年春天去世的,那年代艰苦的当兵生活使身体垮了,文革又挨批斗,去世时年仅55岁。 这18年时间里我不很明事,对母亲的事记得不多,更说不出的母亲的感受,只记得她的牙逐渐的掉光了,镶的满口假牙。但我想母亲应该有家的温暖和快乐,因为那是一个完整稳定的家,哥哥从初中、大学到工作一直在外地但也常常回家,而且父母是双职工家里生活较好,我二岁时有了一件反毛的兔毛小皮衣,再过一年就可以穿到我孙女身上。
       母亲是坚强的,这不是说她能担多重、能做多大业绩,而是钦佩母亲面对生活中的困苦、挫折、抉择时勇敢的担当精神。除了领哥哥来齐齐哈尔的事情外,还记得一件事,那是在文革1968年秋,有人举报原沈阳“九零”兵工厂潜伏国民党特务,工厂就将原“九零”兵工厂600多人关进学习班,说是学习班其实比监狱还严,旧厂房改造的房子用电网围着,打人很平常,可想五、六十岁的老人承受的压力,发生了跳楼、滚楼梯、摸电网的伤亡事情,一年后母亲回家时告诉我们:“也害怕但躲不过去就挺着吧啊”,好在学习班女的不多还算宽松。老人吃饭要列队到监舍外食堂,经过200多米的空道,老人和探望的家属在饭前来、饭后回时间里相互望一眼、点下头就是报下平安(不能接触),没看到亲人的家属就会着急,可想母亲有很大的勇气和坚强才会如此镇静。那时我12岁记得一些事,我也常常在晚饭时间去看母亲,有一次看见母亲过来,不懂什么上前拉着她的衣角跟着走,母亲问我:“吃饭没”,我说:“没有”,这时班长过来问怎么回事(后来母亲告诉我叫刘**),母亲说:“孩子没吃饭能给买个馒头吗?”刘班长想了想说:“和你一起吃吧”。我以学员的身份在母亲的身边吃了二个馒头一碗炖菜,现已记不得炖的什么了。多年后我分回工厂再见到哪位刘班长时,他已是一个机械加工车间的主任,我真诚的对他表达了谢意,他告诉我已没有印象了,但做为我无法忘记。
       母亲是慈祥的,我陪伴母亲生活了40年,我感受了母亲给的爱是那么细腻、那么的温暖。(1)1978年恢复高考的第二年,迫于就业的压力我考入省城一所中专学校,看母亲一针针缝着被子,注意到她眼角的皱纹和鬓上的霜花,感到母亲把爱给了我她变老了,是呀,她63岁了又得一个人生活。不仅想起那句诗“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2)我上学后尽管国家政策统招统分,但母亲还怕不能分回身边迟迟没有退休,留着让我接班,好在那时退休不是强制,我都分回工厂上班第二年了,母亲才办理退休回家,那年她已经66岁了。(3)1995年新年前,母亲去哥哥家住几日,我送她进站时免不了告诉她保重身体,母亲和我说:“我能多活几天你去韩国时就可以少借点钱”(我正准备去韩国打工),我不争气的眼泪.....奔了。
       母亲是孝道的,“羊有跪乳之恩,鸭有反哺之情 ”,我在没学这句话时我已从母亲身上学到了感恩和孝敬老人,我记事起就知道爷爷和姥爷在世时母亲每季度都给每人邮10元钱(我没见过奶奶和姥姥),春节时邮15元。有一年爷爷和姥爷同时来我家,我看到了母亲对老人的尊敬、细心和耐心。母亲对父亲的爱非常倾情和专一,父亲参加解放军一路参战,母亲和哥哥相依为命执着守候,直至父亲归乡。生活中有那么多的不易,所以父母都倍加珍惜,在我十八岁父亲去世前,没见过两人大吵大闹,更说不到拳脚相加。受此影响我在母亲有生之年,从没与她大声争吵和蛮横顶撞过。我做为男孩子也会有些小脾气,但从不敢当母亲面发泄,记得我都初中快毕业了(1970年),母亲将我以前穿短的裤子接上一截再让我穿,虽然那时生活都不富裕,但初中生穿带补丁的裤子也是很少,我生气了,但有不敢当母亲面前表现出来,跑到小河沟边把裤子挂在树杈上,用树条抽来发泄,然后呢还是得穿。今天我也是儿孙满堂,现在想想在母亲身上学到了做人和孝顺,在自己的人生中受益匪浅,这也是我感到特别欣慰的。
       母亲是善良的,我家亲属来去母亲总会热情迎来送往,单位、邻里和朋友有事相求,母亲在力所能及下有求必应,我和母亲生活这许多年,没见她与人大吵大闹,甚至骂人,更别说撒泼打滚了,遇到不愉快的事情常是退让三分,因此外人对她的口碑极好。在“文革”后工厂按人数比例调整工资,母亲五级工资已经20年了,她很希望能涨,但也仅是由我写了张情况说明交给领导,虽然直到退休工资也没涨,但也没见她在人后发脾气数落谁,现在看能做到如此的人不多,真让人敬佩;在做人和修养上母亲是言传身教,但生活中挺惯哥哥和我,哥哥放暑假回家喜欢上山玩,会捉不少的蝈蝈放在窗户顶端的隔层里,那么多叫起来是挺吵的,母亲却从未烦过;我小时没有玩具,玩什么都要自己动手做,我家有一竹门帘,小竹条正适合扎风筝和鸟笼,第一年我抽门帘底下竹条,第二年我抽上面的,第三年母亲就给我了,当然了那时我扎的风筝和鸟笼是最棒的;1974年高中毕业风华正茂无所事事几个同学,时常在我家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很晚不散,母亲第二天要上班,但也没反感、呵斥过他们。现在想我们能做到母亲这样吗?
       母亲是严厉的,她从没打过、吼过我,如果我有错都是告诫,但在我心里还是怕她,怕她生气、着急哪怕是一声轻轻的叹息。记得我15岁那年带侄子去玩,爬到大杨树上摘杨树种(我们叫杨树椒)将侄子忘了,发现不在赶紧回家告诉父母,父亲急了踢我几脚,我还恨恨的样子,母亲就在旁边看着,不但没护着我还说我:“孩子真丢了怎么和你哥哥交代啊”,当时是不理解,直到我长大也有小孩才知道那是对的,当儿子淘气接受教育时,有一个人教育孩子,另外的人是不要护短的。记得儿子上小学时常去游戏厅,说过他几次不听,有一天我将他找回家后把他打了,母亲在前屋没有说话,过后母亲把儿子叫一边撩起衣裤看屁股的伤,我知道母亲心疼孙子了:母亲发最大的脾气是对我,那是1991年六月下旬,齐齐哈尔统计局在大连“付家庄”举办《统计员学习班》(半个月),我带妈妈同行,她回辽阳老家,这年已74岁,是她老人家最后回乡。去时二张卧铺先到沈阳,回来时我在大连买了一张卧铺票(母亲持硬座票在辽阳上车),那时通讯不发达,我在大连连发二封电报,告知辽阳的母亲车次和时间,到辽阳站我下车看前车厢有位老人侧影很像母亲,当我过去发现看错再返回,母亲已上车了,看到我时母亲和送站的亲属都长出一口气,坐稳后看到母亲的脸色微红,我知道她老人家生气了,她开始发脾气训斥,其实也就比平时声高语气重些而已,我看解释没用就静静听训,一小时后母亲消气了,卧铺也要熄灯,我回到硬座车厢开始一夜行程,落座没有一丝睡意,内心也是深深的自责。
        母亲是勤俭的,我去中专上学前冬天穿的棉鞋都是她做的,春节前需要做4、5双棉鞋(有哥哥家人的),要在年夜零点穿上新鞋新袜子走路,意思是把新一年里的“小人”踩掉,母亲白天上班晚上做鞋,时常我半夜“方便”还看到母亲在纺麻绳或纳鞋底,后几年看她太辛苦我学会了纳鞋底,直到我准备高考母亲也做不动了才停止,我现在还保留着一双母亲给我做的棉鞋和她纺的三小把麻绳;那年代冬春换季脱下棉鞋就是解放牌胶鞋,运动场上看到同学穿的回力运动鞋非常羡慕,和她商量了一小天还是拿着7元钱买的胶鞋(回力鞋13元),第一双回力鞋是几年后参加中专运动会买的。
       母亲对自己也是特别节省,她最好一套衣服是用哥哥给买的“的卡”布料在街里做的,在70年代“的卡”布料也是比较好的了。在吃喝上从没听她说起自己喜欢或不喜欢吃什么,她的牙不好饭菜只要烂糊一点就行。东北有一种榆树,树上结的榆树钱嫩时能吃,母亲每年都有一、二次用榆树钱做汤喝,我长大后采摘榆树钱就是我每年必做的了,我记得儿子5岁了还骑车带他去采过。
        母亲是独立的,母亲一生中与父亲相敬如宾、相濡以沫的时间是有限的,大多的日子里是一个人工作、奔波、持家,承受岁月带来的一切。但她的独立和生活能力,一直是我生活的榜样。我牢牢记得母亲激励我勇敢面对生活的一句话:“宁愿身受苦,不让脸受热”。
       母亲很会持家,我是25岁参加工作后才有了收入,这以前都靠她的每月56.3元工资生活,没感到生活多难,这不能不感谢母亲的勤俭持家。那时比较时髦的“三转一响”(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收音机),我在高中二年时家里就有了,自行车是28型飞鸽牌,缝纫机是虎头牌,收音机是美多牌,尤其手表家里有二块,一块是“东风”牌父亲带着,另一块是瑞士产的“英格'牌,为我结婚准备的,当时还挺不好买,不但210多块钱,还要二张”工业卷“(工业卷:物质匮乏时产物,每年一人发一张),我82年结婚时带的就是这块表,当时这是我家最值钱的物件了。

       随着时间的移动家里也不断添人进口,春节是一年家里最热闹的,哥哥一家都回来,母亲和我要忙碌一个月,扫灰、拆洗缝补、烀肉蒸馒头、蒸豆包、炒花生瓜子,买鲜菜、鱼肉、鞭炮、水果(苹果、冻梨和冻柿子),那年代被褥洗净后,要用水煮面的浓糊浆洗,这就能连着几天吃母亲做的手擀面,真香!当然母亲得准备我们拜年时发的红包。我儿子二岁时第一次给奶奶拜年,大家逗他,让他跪在炕上给奶奶磕头,儿子不懂轻重三个头磕完脑门都红了,母亲心疼好一会。每次春节过完母亲都很辛苦,但能感到儿孙缠绕时她的快乐。
       记忆中,我在结婚前母亲滴酒不喝,随着我参加工作、成家立业,东西也是越来越丰富,生活水平不断提高,桌上的饭菜都有了很大改善,我就在年节时给母亲倒上半杯酒(装一两小杯),既能增加欢乐气氛,对她的身体也有好处,开始半杯到后来能喝一小杯了,由开始喝还有些呛到后来也能品尝出酒度的高低,从偶尔喝点到后来做点好菜就喝点了,但酒量却没再提高。母亲抽烟,我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直到去世烟也没离身,但她只是买烟叶、烟纸自己卷烟,常常卷一小堆存放着,我在待业期间也给她卷烟,还卷的不错呢,但抽却没学成。
        母亲是1994年12月31日早突发肺心病去世,没遭罪很安详的走了,可我心无法了慰,母亲用一生给我们关怀和爱,她却没给我们尽点孝道的时间,母亲去世后我和任何人都说是1995年1月1号走的,因为那一天母亲虚岁就是80岁,因为那一天我们能为母亲做点什么,哪怕喂它一口饭、打盆热水洗脚......现实是我什么都做不了。
        我们小时并没在意母亲的爱、操劳和关心,也许你以为很平常没注意;也许你很忙没去思考;也许你很富足没有这些事情,但母亲对孩子的爱无时无刻都在,就在我们身边。“可怜天下父母心”,你理解也好不了解也罢,请一定好好珍惜,不能等失去了才知道它的珍贵。
      "子欲孝而亲不待“,我真正领悟时是那么沉重、那么心痛。有一件事至今想起都在愧疚,母亲唯一走出东北是去海南看望父亲,北京换车时没时间看看天安门。我参加工作后常出差去北京,,我说一定带您去看看,可总认为母亲身体很好不必着急,一直没有成行。没想到一夜之间母亲和我阴阳两隔。这也成了我以后无法补偿的悔恨。
       现我今生第一次大声说出:“妈妈我爱你”,这是母亲在世没来得及说的话,这是母亲走后无处述说的话,这是在我胸膛中敲击千万次的话,这也是告诉母亲目前健在的孩子们,早些对母亲表白的话。
   
     母亲啊您在天堂好吗?
     感谢上帝能让我做您的儿子,使我感受到骄傲和幸福!
     祝天下所有母亲节日快乐!身体健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四海艺文 ( 湘ICP备14019307号-2 湘公网安备 43122302000013号  

GMT+8, 2018-10-19 05:17 , Processed in 0.287998 second(s), 42 queries .

©2007-2015 四海艺文

站点导航:四海.net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