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艺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查看: 403|回复: 0

残柳说相声继续,相声;佞官下场

[复制链接]

9516

主题

2万

帖子

5万

积分

版务管理

在水一方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54282
发表于 2016-10-22 09:30: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相声段子;佞官下场


甲;好久没在这演出了。
乙;有一段时间了。
甲;我想借此机会同大家道个别、永个绝。
乙;为什么?
甲;我彻底的要退出历史舞台了。
乙惊奇的;嗯-----?
甲掏出手帕假做侍泪;恐怕大家再也见不到我了
乙;怎么越听越玄呼?
甲:这不,前几天警察局来专车,把我接进了警局。
乙;准没好事。
甲;可不是吗,只见来了一位面似包公的大盖帽,
       同我聊了半天,最后扔下一句话来。
乙;什么话?
甲;再不老实交代,不许你天天吃菜。
乙;有这么说话的吗!
甲;以着你怎么说?
乙;坦白从宽,吃饭放盐,嘿,我也掉沟里去了。
       看来你这是犯事了。
甲;我也心里纳闷,不能啊,犯病的咱不吃,犯法
       的咱也没做啊?
乙;那为什么?
甲;我只是近水楼台先得月而已。
乙;先得月---,还而已。噢,我知道了,你是以己之便,
       捞取了不义之财。
甲;不多啊,刚满三个亿。
乙;啊!还不多呢,就这个数字,枪毙你五回都够少的。
甲;你哪那么恨我?
乙;不是我恨你,全国人民都在恨你,国法也是不允许的。
甲;噢,许别人走大马路,不许我过独木桥。
乙;你这上亿,已经不是‘独木桥’啦。
甲;再说,我让你干吃炒面。
乙;这就开始权使淫威啦。
甲;哎,你做过生意吗?
乙摇头;没有。
甲;我说你怎么坐着说话不腰疼呢,感情没做过生意。
乙疑惑地;这与生意有什么联系?
甲;太有联系啦。
乙;你给解释、解释。
甲;你想啊,谁进行了投资,不想着收回成本?
乙;既然投资肯定要收回成本。
甲;你说说看,买顶乌纱帽算不算投资?
乙;这也算投资?啊!原来你的官位是钱买来的。
甲;嚷嚷,使劲嚷嚷,再嚷嚷,我让你连炒面都
      吃不成。
乙;怪不得,你的手这么黑呢。
甲;不黑,有时也明光、明光的。
乙;什么意思?
甲;搞点慈善捐助、公益什么的。
乙;你那是拿着人民的血汗在沽名钓誉。
甲;出名?没出过名,也没钓过誉,只是在钓鱼
       的时侯,经常钓回家过几条小黄鱼 。
乙;那叫沽--名--钓--誉 ,连这都不懂,纯粹二百五。
甲;不只二百五, 一条黄鱼值好几十万呢。
乙;你钓的?
甲;不,都是他们自愿来的。
乙; 这就是受贿。
甲;哪,我一个小小卖水的 哪有这本事。
乙讽刺的;这本事,就够你喝一壶的了。
甲;噢,兴他们做大买卖,就不兴我小捣鼓?
乙;哪做大买卖的都是什么生意?
甲;要说这,可就多了去了。
乙;什么叫多了去了?
甲没理乙的茬数家珍似的;像什么部长卖
      省长、省长卖市长、市长卖县长、县长卖
      镇长、镇长卖乡长,司令卖军长、军长卖
      ------
乙打断甲;噢,我明白了,都是上级卖下级。
甲;对,都是上级卖下级。
乙;哪就没有下级卖上级的?
甲;据我了解,目前还没人能敢打破这项记录。
乙;有这记录吗?
甲;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乙;哪我问问你,你这小捣鼓又怎么说?
甲;咱只卖小零件,什么科长、副科长,组长、
       副组长,班长、副班长的。
乙;怎么没把你自己卖喽?
甲;你糊涂啊。
乙;你才真糊涂了呢。
甲;我把自己卖喽,上哪收回投资去。
乙;还掂记着买帽子的那点投资呢。你这
       已经捞的不少了。
甲;不多。
乙;还不多呢,听说在清查他的时侯,光点钞机
       就累死了好几个。
甲;那是他们的质量不过关。
乙;好吗,真是贪得无厌。
甲;我就纳了闷啦。
乙;什么意思?
甲;在我‘光荣就义’的那一刻,他们用的枪子竟也
       是伪劣商品。
乙;有这种事?
甲;可不是吗。哎,你说这个世上哪来这么多伪劣商品?
乙;都是有你们这帮人闹的。
甲;当时我那个心里别提有多高兴,心想这回死不成了。
乙;没有挨上枪子。
甲;那是我走运,你没听人说要走了运,吃沙浆都是面的。
乙;那就再来一枪。
甲;看来你真是恨我不死。
乙;那是国法不允许让你们这种人存在。
甲;就在他们要扣动板机的时刻,忽然一阵刀光剑影,
    哎,你说怪不怪,偏偏冲我而来。
乙;那叫老天开眼。
甲;老天是开眼了,可我却遭大罪喽。
乙;该!
甲;立马就剥掉我一身肥膘,命赴黄泉而去。
乙;千刀万剐只剩一把臭骨头了,该遭天报应。
甲;谁知到了阴曹地府,判官拿起功德簿一看。
乙;怎么样?
甲;只见判官气的哇哇大叫,随口来了四句诗。
乙;怎么写的?
甲学戏台上的判官魔样;“原是贪官恶满贯,殃
        民祸国必严办,千刀万剐臭难闻,十八炼
        狱锁混蛋”
乙;缺德无量,连阴曹地府都饶不了你。
甲;结果判官是二话没说,就直接把我打入十八层
      地狱 了。
乙;对你们这号阴魂不散的人就得如此。
甲;刚走进十八层地狱 ,一脚踏空,随即就掉进
      沸滚的油锅。
乙;让那些贪官们死后,永远不得超生。
甲;从油锅里刚一露头,我那个后悔哟。
乙;这会知道后悔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甲;不为这个。
乙;那为什么?
甲;后悔临来时,怎么没把我多年的老搭档带来。
乙;干什么?
甲;跟我一起说相声呀。
乙;去你的。



   完

        稿与05年5月份,定稿于06年10月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联系我们|四海艺文网 ( 湘ICP备14019307号-2 湘公网安备 43122302000013号  

GMT+8, 2017-9-26 10:01 , Processed in 0.109080 second(s), 32 queries .

©2007-2016 四海艺文

站点导航:四海.net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