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艺文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四海艺文 首页 新闻门户 历史 查看内容

数说《嘉靖皇帝与华蓥山》文章

2018-12-19 11:57| 发布者: 雪意人生| 查看: 308| 评论: 0|原作者: 栾坛|来自: 原创

摘要: 数说《嘉靖皇帝与华蓥山》文章 栾 坛 岳池县全媒体中心记者胡佐斌在网络上发表了二十多篇《四川岳池朱元璋传说搜集与考证》,涉及明太祖朱元璋、宪宗朱见深、正德朱厚照、嘉靖朱厚熜、万历朱翊钧、崇祯朱由检……甚 ...

 

数说《嘉靖皇帝与华蓥山》文章

 

岳池县全媒体中心记者胡佐斌在网络上发表了二十多篇四川岳池朱元璋传说搜集与考证》,涉及明太祖朱元璋、宪宗朱见深、正德朱厚照、嘉靖朱厚熜、万历朱翊钧、崇祯朱由检……甚至还牵扯到元朝的几个可汗,有人说算得上广安市明史砖家了。我读他那些“考证”文章觉得不怎么样。从体材上讲,一不像新闻报道;二不像民间故事;三不像历史考证,到底算什么,只有他本人才清楚。从《四川岳池朱元璋传说搜集与考证之十五·明嘉靖皇帝留迹广安》看出,已经把他的历史知识、文学水平暴露无遗。他自己还嫌不够,还将那篇文章的标题改为《嘉靖皇帝与华蓥山》在“天天快报”等网络又再次发表出来,真是不知道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现就《嘉靖皇帝与华蓥山》一文的每个子标题依次数说其错误。

一、嘉靖修道二十多年,藏着历史之秘

胡佐斌写道:“嘉靖皇帝,朱厚熜在位四十六年,是明代皇帝中在位时间第二久的帝王,仅次于他的孙子明神宗(在位四十八年)”。

《中国历代纪元表》确定:“明世宗(朱厚熜)即帝位后,年号嘉靖,在位四十五年,登位时间对应中国传统文化干支纪年为壬午年,对应公元为一五二二年。”与《明史》记载“嘉靖(公元1522年—1566)是明朝第十一位皇帝明世宗朱厚熜的年号,明朝使用嘉靖这个年号一共四十五年”相符合。

胡佐斌又写道:“朱厚熜可谓是中国封建历史上最为独特的皇帝,在位四十六年中,他竟有二十年不在朝中,却始终牢牢掌控着整个大明朝政治、财经、军事和民生大权。这20年里,朱厚熜到哪里去了?史料如此记载:他避居西苑,练道修玄。朱厚熜修道,实在避居西苑之前就开始了。”

据史料记载,嘉靖二十一年(1542) 冬十月的一天夜晚,十数名宫女乘嘉靖皇帝熟睡之际,用黄绫把嘉靖的脖子套住,企图杀死,史称“壬寅宫变”或称“宫女弑君”。壬寅宫变平息后,嘉靖离开后宫,“避居西苑”。从避居西苑开始,嘉靖便连续长达二十多年不上朝,朝中之事全部交给内阁首辅严嵩主持。

胡佐斌还写道:“嘉靖修道的西苑到底在哪里,却一直是个谜。有人说,西苑就在京城,但这与嘉靖持续二十年不理朝政有些冲突——作为帝王,若二十年居在京城,即便是懒于政事,也不可能持续这么多年不过问朝事的。……嘉靖修道二十年间在京城的可能性也极小。由此分析,嘉靖修道的西苑,极可能是西部地区的某个地方,甚至还不是一个固定地点”。

胡佐斌的这段文字存在以下问题:

首先,夏言之死。

一五四五年(嘉靖二十四年)十月,嘉靖为了抵消严嵩日益增长的权势,将夏言召回内阁。夏言刚回内阁便不理严嵩,不肯和严嵩商议事情,将严嵩任命的人免职,夏言支持自己的人接任。夏言与严嵩交恶,密谋与他人设计除掉夏言。嘉靖二十七年(1548年),严嵩提出了夏言曾经受贿的罪状,皇帝怀疑他是受了欺骗而赞成军事行动的。这些罪行从未得到证实。实际上使皇帝不安的是夏言的傲慢。尽管夏言表面上受到参与密谋的指控,他却是因不服从而被处死的,皇帝再次于不知不觉中处死了严嵩的一个敌人。

第二,西苑到底在哪里?胡佐斌说“嘉靖修道二十年间在京城的可能性也极小。由此分析,嘉靖修道的西苑,极可能是西部地区的某个地方,甚至还不是一个固定地点。”

嘉靖修道的西苑到底在哪里?让我们了解北京的地名和地图就知道了。古代,北京有东苑、南苑、西苑、北苑,合称“四苑”。

东苑在东安门内之南。

南苑明清称南海子,地处今北京市南郊丰台区南苑地区,建有一座军民两用的大型机场,称南苑机场。

西苑(今中南海),紫禁城西侧的北、中、南三海合称西苑。是明朝主要的御苑,是帝王游息、居住、处理政务的重要场所。布局以池岛为中心,环池周设建筑。在东南堆有琼华岛,岛上建有广寒宫(明初),清初改为喇嘛塔,成为全园构图中心的制高点和标志。岛上还有悦心殿、庆宵殿。在山北沿池建有二层楼的弧形长廊,北岸布置几组宗教建筑,有小西天、大西天、阐福寺、彩色玻璃镶砌的九龙壁等……南岸和北岸还有濮涧画舫斋和静清斋三组小景区,是北海的苑中之园。

北苑在今朝阳区的来广营乡。

胡佐斌是按“分析”而不是按事实得出的结论。他说:“嘉靖修道的西苑,极可能是西部地区的某个地方,甚至还不是一个固定地点。”中国幅员辽阔广大,这个“西部地区”指的什么地方,难以理解,譬如说指中国“西部地区”或者某省、市、区“西部地区”。似乎胡佐斌感觉到了词不达意,忙用子标题“华蓥山伏虎寺藏《金刚经》,实为嘉靖亲笔”作补充,意即“西部地区”就是华蓥山伏虎寺。

真是小看胡佐斌了,不知道他有那么大的本事,不费吹灰之力,不花分纹就把北京西苑搬到了祖国“西部地区”华蓥山。可谓神仙,神得来近乎于妖。

第三,嘉靖皇帝既练道修玄,到底理朝政没有?

先看胡佐斌的说法,他说:嘉靖当皇帝“在位四十六年中,他竟有二十年不在朝中,却始终牢牢掌控着整个大明朝政治、财经、军事和民生大权。”他承认嘉靖在理朝政,而且是始终牢牢掌控着整个大明大权。胡佐斌一会儿说嘉靖掌控着大明大权。胡佐斌一会儿又说嘉靖不理朝政,到底让人们相信那种说法?

从历史文献看,嘉靖掌控着整个大明大权,只是没有定期早朝议事。就像嘉靖二十五年,世宗认定索南嘉措为三世达赖喇嘛嘉靖为了抵消严嵩日益增长的权势,将夏言召回内阁。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五月,严嵩八十二岁高龄时,被嘉靖革职清算。其子严世藩被捕,后被斩于西市。

嘉靖对道士所戴香叶冠很感兴趣,不但将自己皇帝所戴的翼善冠换成了香叶冠,还特别制作五顶香叶冠,专门用香水浸过,分别赏赐给了夏言,严嵩等重臣。嘉靖召见大家议事,严嵩把香叶冠戴上了。这些,印证嘉靖皇帝掌控着整个明朝大权。

嘉靖皇帝沉溺于道家方术后,正如白居易《长恨歌》中所说:“从此君王不早朝”确是事实,但不等于不理朝政。明朝史臣记载:“(世宗)晚年虽不御殿,而批决顾问,日无停晷。虽深居渊默,而张弛操纵,威柄不移。”这话的意思是,嘉靖皇帝虽不上朝,却善于控制大局,白天潜心修道,晚上批改奏章直到凌晨,他才躺下睡一会儿,他决不放过任何一个控制群臣的机会。嘉靖修道是为了多活两年,因为他掌握了做皇帝的规律,没有人能动摇他,这是修道的根本。

华东师范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市历史学会副会长王家范评论:“嘉靖帝相信方术到入迷的地步,以至走火入魔。”“嘉靖修斋孤居而不忘独断朝纲,与其说是‘无为’,不如说深得法家之刻薄阴狠,将帝制的专横发挥到了极致。”

最后,如果如胡佐斌所说,嘉靖不理朝政在华蓥山修道,他是怎么到的华蓥山,死后怎么将其遗体运回北京葬于昌平永陵,都该介绍,却不见只字。

二、华蓥山伏虎寺藏《金刚经》,实为嘉靖亲笔

胡佐斌说:“无独有偶,今广安市境内的华蓥山,其境内竟藏有嘉靖皇帝修道的踪迹。……《华银山志·开建志第五》记载:‘嘉靖二十八年,(华银山宝鼎瑞峰禅寺)僧德香奉勅重建铁瓦殿,围楼丛刹,十有二层,更其寺曰光明禅寺。’……问题就来了:嘉靖二十八年时,嘉靖皇帝不正在西苑修道么?长期不理朝政的他,怎么这时却单独为华蓥山宝鼎的瑞峰禅寺下起命令,要重建十二层铁瓦殿并更名呢?而且,嘉靖皇帝是崇道抑佛的人,宝鼎瑞峰禅寺可是佛教啊!”

胡佐斌自己都觉得奇怪了。他认为“难道说,嘉靖皇帝是为了普贤?因为普贤在佛教和道教中都有供奉,在佛教中,他称普贤菩萨,在道教中则称普贤真人。”接着他又找了一个自己认为的理由,说:“那么,真象到底如何呢?有这么一种可能:嘉靖早期修道时,或许就在华蓥山中。”请注意,胡佐斌在这里用的是“有这么一种可能”的猜择字眼。

胡佐斌说:“《华银山志·古迹·古碑石刻》有这样的记载:金刚经一函,朱砂书字。传闻,系明藩王某书,年号款识,虫蛀不可辨,有跋尾:‘孤舞象而背先王考,及冠而背先王妣。奄有南土,报德无由,迄兹以为沉痛。得宋苏轼为二亲故书《金刚经》,喜籍是以寄哀慕也。诹吉三薰,作礼而白世尊……’下余二十二字,字义模糊不可辨,草书亦积遒劲。今藏伏虎寺藏经楼。”紧接着,胡佐斌把它翻译成白话:“伏虎寺藏经楼藏有一匣子《金刚经》,用朱砂写成,传说是明代某个藩王写的,但因虫蛀得厉害,其年号与落款都没法辨别了。但有跋尾,大体意思是,这个王在舞象之年父亲死了,及冠之年母亲又死了,尽管自己现为一国之君,但却无法报答父母的恩情,内心迄今十分悲痛,最近得到宋代苏轼为其双亲所写的《金刚经》,甚是喜悦,便选择吉日,三洗吾身,重抄《金刚经》供奉于此,以作为送给天堂父母的礼物。”

可以肯定,《华银山志·古迹·古碑石刻》的记载里,根本没有提到“自己现为一国之君”,说的只是“奄有南土”,奄有指全部占有。文言文文字叙述里,丝毫没有提到“重抄《金刚经》既然说“最近得到宋代苏轼为其双亲所写的《金刚经》”,就没有重抄的必要。更没有把重抄的《金刚经》供奉于此,以作为送给天堂父母的礼物”的表述。

何谓“先王”? 先王指的是已经去世的君主。根据王国维《殷卜辞中所见先公先王考》,有一个明确的界限,他将上甲微以前的殷族先祖称为先公,而将上甲微以下的殷族先祖称为先王。

上甲微何许人也?《史记·卷三·殷本纪第三》中有提到他,但没有详细记载其事迹。经查历史文献,上甲微:华夏族人,子姓,名微,商朝开国君主成汤的六世祖,是商部族的杰出首领。

在殷商甲骨文化里人们看到商人在对先王先妣的祭祀中,先妣名前都要冠上所配王之王名,这意味着她们失去了独立人格,只是附属于先王而得到后人的祭祀。

现在,我也把《华银山志·古迹·古碑石刻》中的文言文翻译成白话文。其文曰:“《金刚经》一册,系用像朱砂样的红色写成。它的成书,非亲见亲闻,而出自他人的转述,听说系不知姓名的一个明朝藩王所写,有年月日,但因虫蛀厉害不可辨识。其跋尾说:‘因成童之年曾任国王的父亲亡故,二十岁时母亲又死去,成了孤儿。现在占有全部南方地区,想报答恩德却没有门径和机会,到此时心情十分悲痛。今天得到苏东坡为故去双亲写的《金刚经》,高兴得到这册书,可以用它表达因父母之死而哀伤思慕之情。按照民间习俗,选择良辰吉日,再三沐浴熏香,向佛陈说,恭敬发问,表白自心的意思……’”显然,胡佐斌不懂“作礼而白世尊”,所以瞎编了一些牛头不对马嘴的话,自欺欺人。实话告诉吧,这里的“白”不是指颜色,而是佛教语言,是“表白”的意思;“世尊”是对佛陀的尊称,因为佛无论在世、出世间都尊贵,所以叫“世尊”。

致于胡佐斌与我都把文言文翻译成了白话文,但略有不同,特别是后面部分,也是关键部分。不知谁的较为准确,我相信读者定然会做出公允的判断。

我可以说那个传闻写《金刚经》的明朝藩王是谁,鬼才晓得,不知佐斌知道否?因为他未曾将自己的意思表示出来。

佐斌感觉浑身是劲,跃跃欲试对这个藩王作出判断。说这个孤“不是明代的藩王,而是明代的帝王——‘孤’,只有古代帝王才可如此自称,藩王恐怕还不敢。

中国古代的君主分为皇帝和国王,皇帝从秦始皇开始,把原来每个人都能自称的“朕”用于皇帝的专称,除了皇帝之外其他人都不能用。《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嬴政统一天下后,规定“天子自称曰朕。”从此,一般人不能自称“朕”了。   

皇帝天下只有一个,在所有人之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所以皇帝的称谓也就跟常人不同了。称“朕”是秦始皇发明的。秦始皇之前称“孤”或“寡人”。

国王则不一样,古代中国的国王,主要是秦朝以前的国王和后来分封的诸侯国王,不称“朕”,而是称“寡人”、“孤”或“不毂”等。

《华银山志》成书于清同治三年(1864)国王早已不称“寡人”、“孤”了。所以,佐斌说这个“孤”指的不是明代的藩王,而是明代的帝王,是割裂历史,不懂历史。

明明《金刚经跋尾写的是“先王考”、“先王妣”,在胡佐斌笔下却变成了“王考”、“王妣”,实在叫人难以理解,哭笑不得。

胡佐斌还说:嘉靖皇帝“不仅喜欢修道,更有书法之好,故才因得到苏东坡所写的《金刚经》而喜,并亲自重抄作为献给天堂父母的礼物,同时,他的草书也极为遒劲。”明明《华银山志·古迹·古碑石刻》记载:“金刚经……传闻,系明藩王某书”。是否胡佐斌觉得“传闻”有些虚无缥缈,在分析中设定了五个条件,干脆来一个“在明代的帝王之中,有谁能完全符合上面五个条件呢?答案只有一个:嘉靖皇帝……基本可以确认的是,《华银山志》所载华银山下伏虎寺藏经楼所藏《金刚经》,应为嘉靖皇帝所留。”这话不能成立。

再看看嘉靖皇帝对小说《西游记》的态度。《西游记》成书于16世纪明朝中叶,嘉靖年间是明朝中叶最重要的时期,而嘉靖喜好道教。在《西游记》第四十五、四十六回中描写的车迟国,车迟国的皇帝推崇道教,迷信成仙,还搞出了几个虎力大师之类的邪门道士。另外,孙悟空说过“皇帝轮流做,明年到我家”名言,也直接对封建统治提出挑战,这一情节正是影射讽刺嘉靖。所以,《西游记》在明朝成为禁书。从这里不难看出嘉靖是一个崇道禁佛的人,岂肯到华蓥山佛寺修道!

无论时间多么久远,朝代怎么更迭,庙宇怎么兴废,据《华银山志·古迹·古碑石刻》记载:假如华蓥山佛寺存有《金刚经》,应为苏东坡书写,绝非嘉靖皇帝御笔所留。

三、渠江江畔的奉圣寺,相传与嘉靖有关

首先,我们来看胡佐斌的奇谈怪论:“华蓥山麓的渠江江畔,也藏有嘉靖皇帝的踪迹,那就是今广安市前锋区虎城镇虎城村的奉圣寺。清光绪版《广安州志》的‘名胜志·寺观’部分记载:‘奉圣寺,百福城左,旧建有寺,因明崇祯车驾过此后,送磁器、古佛三尊供奉于内,更名奉圣寺;外有钦赐广安奉圣寺记,篆文,碑碣字迹磨灭。’”

无论胡佐斌如何玩弄文字游戏,如何诡辩,如何杜撰,骗不了读者。他说:《广安州志·名胜志·寺观》记载:“百福城左,旧建有寺,因明崇祯车驾过此后……更名奉圣寺;外有钦赐广安奉圣寺记”。不言而喻,“钦赐《广安奉圣寺记》”系崇祯皇帝所书,绝非其他帝王御笔。因为嘉靖登基时间为1521年,崇祯登基时间为1627年,相距106年。所以,嘉靖不可能有诸葛亮之智能掐会算,算到在100年后,百福城左的寺庙,会更名为奉圣寺。因为胡佐斌用笔过甚,反而露出马脚来。

更让人不可理喻是胡佐斌说奉圣寺的‘圣’,绝不会指孔子,因为这是佛教寺庙,它应该指帝王才对。由于这个寺庙供奉有皇帝之位,故崇祯皇帝才将其更名。本来是三百年前的事,他却用今天的张其甲来作证。张其甲未必像二郎神杨戬一样长得有第三只眼睛(也叫天眼),可以如同火眼金睛一样辨别妖魔鬼怪,看到三百年前的事。

    胡佐斌玩起拉大旗作虎皮的把戏,说:“走访奉圣寺,我们提前作了一些准备,特别是在考古方面,我们特别邀请了广安市权威考古专家刘敏一同随行。而今奉圣寺遗址处,百佛城的城墙几无踪迹,奉圣禅院、奉圣禅院牌坊、奉圣寺围墙、奉圣寺建筑等,也都不在了。但在现场仍能看到许许多的石柱础,寺庙遗址外面还有一块高约一米的六棱石柱——俗名泰山石敢当,再往外还有一口古井,刘敏对这些遗物仔细端详后,肯定地说:‘都是明代遗留’。”考古专家就是考古专家,名副其实,说的是实事求是的话:奉圣寺遗址、和尚坟及地面残存物“都是明代遗留”。难能可贵的是刘敏没有像胡佐斌一样瞎说一通,诸如那些皇帝、那个奶母来奉圣寺住过。

更让人觉得胡佐斌知识浅薄之处,是他说:“在奉圣寺遗址后方的悬崖石壁上,有一排龛位……最中间的一龛,为空龛,没有开凿放骨灰的凹坑,上面刻有‘巧圣在兹’四字。刘敏说,从雕凿风格看,这一排瘗库也均属明代。……由‘巧圣在兹’四字,我们不由得想起‘奉圣寺’名称的由来:这里供奉有巧圣之位,故名为奉圣寺。巧圣,是指历史上的哪位皇帝呢?综观历朝帝王,除了嘉靖皇帝外,则没有人更适合‘巧圣’这个称呼了。”

诚然,孔子在古代,曾被后世统治者尊为“天纵之圣”、“天之木铎”、孔圣人、至圣、至圣先师、大成至圣文宣王先师、万世师表,但从未被尊奉为“巧圣”。

胡佐斌连“巧圣”是谁都不知道,怪不得会张冠李戴闹出笑话来,确实有负“广安市明史砖家”盛名了。我老实告诉胡佐斌,巧圣既不是指哪位皇帝,也不是指孔子。

山东不仅诞生了孔子,而且还孕育了中国工匠祖师——巧圣鲁班。鲁班,姓公输,名班,因生在鲁国,被称为鲁班。出身于世代工匠家庭的他,从小就跟随家里人参加土木工程修建,逐渐掌握了生产劳动的技能,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成为我国古代一位出色的科技发明家,其成就影响海内外,我国的土木工匠们都尊称他为祖师。

“巧圣在兹”四字,意即“鲁班在这里”或“鲁班在此”。文言文,害死人。它应该不看僧面看佛面,不该为难胡佐斌,免得让人家颜面扫地啊。

关于三溪场,胡佐斌写道:“我们发现了一个石柱础上,一条龙伴着祥云刚好将柱础包了一圈——这是一条云中之龙,非地龙、海龙,而是天龙。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房屋建筑若与皇室无关而雕龙,一旦被发现,极可能会招来满门抄斩。且三溪场古时商贾云集,过往人多,若不是与帝王有关,民间谁人又有这么大的胆子呢?”我认为,这种石刻造型的龙,叫“滚龙抱柱”,是一种艺术形象,从古至今,普遍存在,无需庸人自扰,大惊小怪。

“滚龙抱柱”雕饰的抱柱苍龙,四面分布,祥云层层。远望之,祥龙腾云,大气磅礴;近观之,苍龙遒劲蟠曲,生动而厚重,确实是难得一见的人们喜爱的艺术品。

胡佐斌看到这种“龙”,就神经就过敏了,说什么“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房屋建筑若与皇室无关而雕龙,一旦被发现,极可能会招来满门抄斩。”胡砖家却不知道在中华,龙文化、龙的传说蕴含着中国人所重视的天人合一的宇宙观;仁者爱人互主体观的诉求;阴阳交合的发展观;兼容并包的多元文化观。

中国龙文化内涵丰富,从性质和内涵来看,龙文化可分为三大类型:宗教龙、政治龙和艺术龙。

宗教龙。即把龙当作圣物或神灵来崇拜,把龙视为主宰雨水之神或保护神。如祭龙求雨、祭龙求子、祭龙求平安等。

政治龙。是统治阶级利用人们普遍崇拜龙的心理,把帝王说成是龙神的化身,是神圣不可侵犯的,用以维护统治。在中国古代皇帝都称自己是真龙天子,龙象征着皇帝。但龙是人们杜撰出来的一种角似鹿、头似驼、眼似兔、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鱼、爪似鹰、掌似虎、耳似牛的生物,代表祥瑞的想象。可是在不同的龙的画像或雕刻中,龙爪的数目却是不一样的,有三爪龙、四爪龙、五爪龙。在封建社会,皇帝穿的龙袍上的龙是五个爪,唤作“五爪金龙”,其他官员官服上的龙只有四个爪,表示臣服于“五爪金龙”比“五爪金龙”低一等。三个爪龙地位更低,唱戏的是三个爪龙。

据史籍记载,皇帝的龙袍上都绣有九条金龙。为什么龙袍要绣九条龙呢?因为古代帝王受《周易》的影响,曾把数字分为阳数和阴数,奇数为阳,偶数为阴。阳数中九为最高,五居正中,因而以“九”和“五”象征帝王的权威,称帝王为“九五之尊”。《易•乾》中说:“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意思是说“五爪金龙”已经飞上天了,表示达到了最高境界。也是因为这个缘故,皇室建筑、家具陈设和生活器皿等多用九、五两个数字。

艺术龙和民间性的龙文化具有很强的生命力。它以艺术的形式表现对龙的敬仰和崇拜,即以雕刻、塑造、绘画、舞蹈、神话传说、竞技活动等方式表现龙。按照胡佐斌的说法,如果中国古代庻民元旦舞龙、端午进行龙舟竞渡,遇旱玩龙祈雨,寺庙、道观或者庵堂内外有雕刻或绘画的龙,中国庻民、和尚、道士、尼姑岂不招来诛灭九族的杀身之祸!那么,中国还会有多少人!

总的说来,胡佐斌所说明嘉靖皇帝不理朝政、修道华蓥山、重抄《金刚经》、北京西苑就是华蓥山、龙专指帝王、巧圣指嘉靖皇帝等,显得幼稚可笑,根本不懂历史。希望今后稳重些,少发瘪言。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手机版|联系我们|四海艺文 ( 湘ICP备14019307号-2 湘公网安备 43122302000013号  

GMT+8, 2019-2-17 03:13 , Processed in 0.226531 second(s), 26 queries .

©2007-2015 四海艺文

站点导航:四海.net

返回顶部